tyc1286太阳集团(中国)-官方网站

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监督举报 >学校主页
X
欢迎光临tyc1286太阳集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悦读 > 正文

悦读

《岛岛上失踪的男孩》:不做被关在岛上的人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麻秋杏 图/搜狐网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5日 点击数: 字号:

有个叫暗网的东西,它的爪牙支棱在世界每一个肮脏的深处,有个叫马克·闵尼的英雄,即使知道那是一个阳光照不到的小岛,也毅然举着生命的火炬前行,以萤火之光为孩子们驱逐夜的冷气。

“谨以此书送给那些在鸟岛失踪的男孩们——那些遭受掌权者欺凌而无法发声的孩子们。”这是马克·闵尼在生命之作《岛岛上失踪的男孩》一书中的序言,此书将南非权贵恋童癖的真相公之于众,撬开了输送幼童利益链的冰山一角,坚决与触犯人类底线的行为做不息争斗,在层层密布的暗网下守护人类岌岌可危的文明。马克·闵尼作《岛岛上失踪的男孩》的初衷起于一件发生在30多年前的事件,那时的他只是一个刚穿上警服不久的小警察。一天下午,正常巡逻的他接到电话:“医院里送来了一个遭受严重性侵的男孩”,在火速赶到医院后,男孩满身的伤痕令他触目惊心,男孩告诉他有人用金钱作诱饵,用直升飞机将他送到了一个岛上供几名成年男性侵犯。这是马克·闵尼交谈的第一个受害者,心中的正义感驱使着他要将案件查个水落石出,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案件背后的黑暗力量竟如此强大。

随着一步步的调查,马克·闵尼手中的名单从当地富商艾伦波涉到时任南非环境事务部长约翰·威利。调查到这里,只是一个小警察的闵尼心中也不禁害怕起来,但一腔正义的热血并没有允许他就此放弃,随着更深入的调查,一个残暴的名字浮出水面——时任国防部长的马兰。闵尼知道幕后黑手笼织的这个恋童癖网络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警察可以撼动的,在此期间他频繁地收到死亡威胁,所收集来的证据也在不知不觉中被销毁一空。无奈之下,他只好放弃,带着家人迁徙以躲避黑暗集团的追杀。2007年,闵尼在中国一高校任外教并将家人接到身边,过上了一段难得的安宁日子,直至2011年南非国防部长马兰去世。在过去的31年里,鸟岛失踪男孩的可怜哭声困扰着我,最后他们的故事消失了。多年来闵尼始终没有忘记南非孩子的哭声,幕后头目的离世让他觉得沉寂的真相该唤醒了,就这样,他孤身一人毅然回到了南非。

20188月,马克·闵尼联合记者克里斯·斯泰出版了《岛岛上失踪的男孩》一书,将马兰和其恋童癖集团的罪行大白于众,可就在该书出版后的第九天,闵尼的尸体在南非郊区的一个农场里被发现,头部中弹,死时身旁还有一把手枪和一张貌似遗书的字条,上面写着“不要放弃,快到家了”。马克·闵尼永远地离开了,他一直都知道揭开真相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尽管如此他从未退缩,《岛岛上失踪的男孩》一书的出版是他对孩子们另一种方式保护。

“许多普通人可能可以在脑海中想象到自己是一个罪犯——无论是小偷,骗子,盗贼,甚至是一个杀人犯,但是在道德上去理解一个儿童性侵犯的心理是不可能的。也许是因为这种犯罪——当负责照顾和保护孩子的成年人事实上却在虐待、强暴和伤害儿童——与自然背道而驰,它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去参与,而不是处于完全的恐惧和厌恶中把目光移向别处。”这是《岛岛上失踪的男孩》中的一段话,面对凌驾于人类道德之上的极端事件,人们甚至难以睁开双眼直视如此陋闻。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不是否认就可以了事了的,人们需要去聆听遭受侵犯仍幸存下来的孩子的证词。地狱空荡荡,恶魔凭什么可以在人间横行,此类事件不是只发生在遥远的南非,受害者身上的创伤和伤疤将在他们的余生中挥之不去,而灭绝人性的蛆虫潜伏在世界上每一个阴暗的角落,我们不能做被关在岛上的人。

蛆虫不驱,人间难康,马克·闵尼是一位誓死要将恶魔赶回地域的勇士,他用生命换来真相,只为守住孩子们的一片阳光。鲁迅先生曾说过:“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而如今的我们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我们能为这样的英雄做些什么?为这个世界还未被遮住的正义做些什么?至少,我们能记住他用生命换来的真相。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走四方,我们中国亦赓续人骨子里不为邪困的英烈血脉。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编辑/梁美丹)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